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 硅基生命 >  正文内容

给父母的一封信条据书信

来源:色香射雕网    时间:2019-06-12




我知道我来到这个世界,就应该好好的去活一回。可是活着的感觉,有时好累。 (转载自中国科教评价网,请保留此标记。)

偏偏在幻想中看见父母的脸,偏偏在照镜子中找到自己的苍白与憔悴。我现在,安静的躺在床上,茫然的看着看着天花板,等待着。没有忧伤,没有叹息,一切有点疲倦。我的生命,在这种状态下延续着。

因为外面的世界如我对它的认识一般灰色,因为外面除了连绵的雨就是猛烈炙痛的光,因为我现在没有力气走到外面。两天了,没有吃什么东西:周末的原因,心情的原因,还是,病得真有那么严重。 (转载自科教范文网http://fw.nseac.com,请保留。)

父亲刚刚回来过,看了我一眼,说了几句注意身体的话,匆匆的离开。他一离开,我就需要独守在这个房间,多少天家里都是冷冷清清、孤孤单单。屋檐上,有灰尘织结的网,屋檐下面,是被网住的我。

我的鼻子,里面又有液体要流出的感觉。好些次,我把头仰过去,不愿意看见它,可是这样做,又会闻到那种发腥的味道了。不敢告诉父母,发生在几年前的一次意外后,遗留下来的这种症状。怕自己伤心,怕自己伤了他们的心。我没有癌的征兆,它流出后还会凝结。我不怀疑今天会这样的过,明天它再来拜访。 本文来自

它太寂寞,所以选择离开我空洞的肉体,一点一滴的逃散,我理解一如自己的感受。
爸爸妈妈,回来以后我才知道,一家团聚有多么的重要。我知道这些天我的面色不好,让你们担心了。我也不想这样。不要总是敏感的认为我的身体因为什么潜藏的病而虚弱了,我在外面过得很好,回到家过得更好。 (转载自中国科教评价网,请保留此标记。)

好久,没有和你们聊一聊天了。现在我好想面对你们,看到你们。你们不是说过,我一旦在受伤以后就会昆明市癫痫病哪家医院治得好想起家,想起你们吗?其实,我并没有受伤,我只是走过了任性的岁月后,懂得了什么才是重要的,我想你们。 (科教范文网编辑http://fw.ΝsΕΑc.com,请保留此标记。)

还记得儿时那次离家出走吗?你们一定记得,只是为了我忘记而不去说。那是我最开始叛逆的倾向,我第一次试图脱离你们的怀抱。那时那一刻,没有你们的影子。我听见风吹的声音,我听见静夜里蛐蛐的叫声,我在黑暗中,沿着那条公路茫然的跑着。我因为害怕而忘记疲惫,跑了多远呢?为什么要跑呢?再跑远点是不是父母就永远找不到我了呢?我的脑中尽是这些奇怪的胡乱的想法。委屈了还是要拼命的抑制泪水,多想回去啊,你们一定急了,我在证明什么呢?证明我可以不是一个你们眼里的乖乖宝吗。妈妈你的声音我听到了,你在哭泣,你在喊着我的名字。我躲在路边,看见你从来没有过的那种伤心的表情。你们骑着那辆陈旧的自行车,它发出熟悉的咯吱、咯吱的声音。你们走的远了,我在你们的后面才喊出:爸,妈。妈妈,你知道吗。扑到你的怀里,我才发现,那里原来那么的温暖。你在断断续续的说:都是……你爸不好,不应该打你。我这时放声大哭起来,妈妈,我没有记恨爸爸的意思,我这样做我也不知道因为什么。

16岁,那次和爸爸吵架后,几天都没有吃饭。我把自己关在房间,想着爸爸凶神恶煞的样子,怀疑自己是不是他亲生的。我一向在家里和学校都是很乖的,可是还要接受他的责骂,我还听见他说——断绝父子关系。
您可以访问中国科教评价网()查看更多相关的文章

妈,我就知道你会偷偷送来食物。我说我不会吃,还是忍不住最后吃光。那一次,我在门缝的一角,听见爸说:儿子吃了吗?我看见爸眼角泛着的泪光。爸爸,对不起,那时我就在心里这样说了无数次,可是我没有勇气推开那扇门郑重的向您道歉。

18岁,我因为学业的不努力而和爸争吵起来。第一次考试是这样,第二次考试还是这样。那是儿子患上癫痫病1年,要怎么为他治疗癫痫病呢?我第一次和爸爸说了这么多过激的语言,妈妈,您给了我一记耳光,告诉我不应该这样和父亲说话,我记得很清楚:他是你爸爸。我在流泪的时候发现,妈妈也是如此的陌生,这是您第一次打我。

我真的绝食了,每天安静的躺在床上。第三天时,妈妈您走了进来,跟我说对不起,还央求我吃点东西。看着您流泪的脸,我有了想哭的冲动,我于是蒙上被子,尽量不让您发现。中午的时候,当厨房只剩爸爸一个人的时候,我看见他了满面的泪水,他喝多了。一个劲儿的说着儿子之类的胡话,我终于意识到自己错了,我走过去,跟爸爸说:爸,您别哭了,我错了,爸。 (科教范文网编辑http://fw.ΝsΕΑc.com,请保留此标记。)

高中毕业时,我的初恋结束了。什么原因,我至今仍搞不清楚。只是记得当时的痛苦。这时,想她的时候,看着那些日记的时候,我就以泪洗面。她离开了,我的生存似乎失去了意义,可是在我准备好那些安眠药的时候,却发现爸爸妈妈已不再年轻,他们额头的皱纹又增加了。叫我如何心痛的割舍下您们呢?

我在犹豫,走了以后你们会伤心,伤心的。爸爸常说我是他的骄傲,我可以写一些文字,还可以唱几首歌曲——我是他的希望。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做,我只知道我的心在痛。爸爸,那天您看见了我在午夜流着泪,烧那本日记的情景。您说您理解我,所以我第一次在您的怀里痛哭,从11岁到现在,我们向来都是在争吵中度过的。可是现在在那个怀抱里,我却感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温暖。爸,我真的好痛苦啊,我该怎么办呢,我怎么会变成这样呢?我说着一些语无伦次的话,我的心渐渐平息下来。
您可以访问中国科教评价网()查看更多相关的文章

我离开家了,我背着厚厚的行囊,背着你们的寄托,远走了。开始的日子,总是想家,那个地方,那个,离家太远。

一个月以后,我大病一场。我的头上有接近40度的温度。我不能下床,身体一会儿冷一会儿热。朋友们走了以后合肥最专业癫痫医院,寝室里空空荡荡。如果在家里,妈妈应该已经拿来很多水果,然后叮嘱我吃几片剂量的药了。我闭着眼睛,默默的想象妈妈的手,在我的额头上抚摩的情景。好无助啊,曾经梦想离开的家,离我那么遥远。这里的人和事物为什么是那样的陌生呢,爸爸妈妈,您们知道吗,我现在好难受……


您可以访问中国科教评价网()查看更多相关的文章

我没有打个电话,或写封家书的习惯。日子久了,恋家的倾向渐渐淡漠起来。有时接到家里来的电话,嘘寒问暖,才不觉流露出伤感:妈,爸还好吧,不要担心我,我在这里一切都好。妈,你们要保重身体,别让爸喝太多的酒了…… (转载自中国科教评价网http://www.NSEAC.com,请保留。)

离开以后的日子,恍然发现,隔过山水,那一片珍贵的土地。离开以后的日子,开始惦记父母的样子,白发是否多了,是否快乐。离开以后的日子,那些沉重的无趣的记忆变得生动起来。 (科教范文网发布http://fw.ΝsΕΑc.com,请保留此标记。)

每一次回来,都会觉察出父母老了。孩童们叫他们:爷爷奶奶。年轻人叫他们:叔叔阿姨。我有一次在公交车上给一个老人让座时,他十多岁的孙女对我说:谢谢叔叔。这是第一次有作为长辈的感觉。我在哭与笑的时候,自己也在成长,衰老。

不知道我曾经给父母带来了什么,快乐还是忧愁。不知道20多年过去以后,我是否真的变得成熟。不愿意去想了。


您可以访问中国科教评价网()查看更多相关的文章

和爸爸一起喝酒的时候,他仍一如当年的滔滔不绝的说,而我则在一旁安静的听。他说的话,我听过上百次,上千次。我也回击过上百次,上千次。现在,我却不再愿意多说一句了,原来,我在外面日思夜想的就是父亲的教导,母亲的唠叨。 松原市专治癫痫病的医院color="#FFFFFF">(转载自中国科教评价网,请保留此标记。)

爸爸说我小的时候,总是拿他们的爱心去威胁他们。我想了又想,为什么绝食或者离家出走能一次次的成功呢,是因为爱,父亲几句稀疏平常的话,现在已经感动的我无以用语言去拙笨的表达了,我只是在心里一遍遍的说:爸爸妈妈,我爱您们。

(转载自中国科教评价网www.seac.com,请保留此标记。)

爸爸问我他是不是一个不合格的父亲,他的脾气那么不好。其实我一直隐瞒他,我在小学时写过一篇命题作文《我最佩服的一个人》,写的就是他。母亲是我心中一直以来最伟大的那个人,这些年在我身上她掉的泪水太多了,我要尽力不再让她流泪,我还要尽力,以我的力量,让他们过得好一些。 内容来自www.nseac.com

写这种文章,首先就要先赚取自己的眼泪,这是我所难以抗拒的。好久没有写信了,写一封吧,献给老爸老妈。

(科教范文网编辑http://fw.ΝsΕΑc.com,请保留此标记。)

可是在我哭过以后,即将落笔之时。老爸突然从外面回来了,我竟没有察觉。他推开门,问我做些什么。我眼泪已干,有涩涩的痛觉。我还是有些慌乱,为了怕让他看到我写了些什么,还是不想让他知道我哭了呢?

还好老爸只是责备我身体不好不应该辛苦,然后就进厨房为我准备晚餐了。可是,现在我又在发呆了,鼻子好酸啊,爸爸。

爸爸妈妈,这封信我也许还是不会让你们看到。不然,当鼻子里又流出那种液体时,你们又会担心了,哎。
原谅这样的一个儿子吧。

(转载自中国科教评价网www.seac.com,请保留此标记。)

© zw.oovcy.com  色香射雕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渝ICP备12007688号